癡情女大生慘遭男友殺害!PO唯一合照卑微放閃:喜歡…2個月後成山區腐屍

▲▼正妹女大生被男友殺害。(圖/翻攝自封面新聞)

▲正妹女大生被男友殺害。(圖/翻攝自封面新聞)

記者鄭思楠/綜合報導

雲南西雙版納州勐海縣公安局8月4日晚發佈通報,經調查尋找,失聯25天的南京女大生月月(化名),已於7月9日晚,被洪姓男友夥同2人,誘騙至勐海縣城郊山林殺害並埋屍。洪男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?他為何會「與2人合謀」,對自己的女友下毒手?

據《封面新聞》報導,21歲的月月,今年6月剛從江蘇經貿職業技術學院的空乘專業畢業。直到8月4日晚警方公佈她遇害報前,她的親人、朋友,都沒有把如此殘忍的結果與她聯繫到一起。

[廣告]請繼續往下閱讀...

「我們當天下午還接到了(南京)警方的協助調查電話,當時都不知道她遇害了,我和她媽媽還通了電話……,」親人謝琳(化名)在電話中表示,「實在難以接受」。她雖然比月月年長10來歲,但因為性格和喜好相同,兩人「比親姐妹還親」。

▲▼正妹女大生被男友殺害。(圖/翻攝自封面新聞)

▲唯一合照(圖/翻攝自封面新聞)

謝琳稱,月月雖然在南京上學,但朋友不多,平日裡也很少出去玩,有什麼心事都會告訴她。在她眼中,月月漂亮、單純,也很善良,「就是因為太過善良和容易相信人,在戀愛方面,我還曾勸過她。」

謝琳說,大概1年多前,月月告訴她,交了一個男朋友,是在地鐵上認識的。因為2人快速確定男女關係,她認為有些草率,還提醒月月,「但月月沒有在意」。

從月月偶爾的介紹中,謝琳得知,男方姓洪,比月月大兩三歲,是南京本地人。因為月月已經成年,且是大學生,在戀愛方面,謝琳也不便過多插足,大多數時候,只是隨口問問,「你男朋友是做什麼的」,但每次都沒有得到明確答案。

謝琳說,月月告訴她,洪男稱自己在保密單位工作,「他說不能透露具體單位名稱和工種、崗位;我就覺得很奇怪,連自己的女朋友,都不能說嗎?」

▲▼正妹女大生被男友殺害。(圖/翻攝自封面新聞)

▲兇手朋友圈。(圖/翻攝自封面新聞)

在月月斷斷續續地介紹中,謝琳聽說對方「很不得了」。基於這種「神秘」的身分,謝琳對洪男有些好奇,開始留意男方,之後不久就第一次見到了洪男,「個子挺高的,不過,除此之外,看不出有什麼獨特的地方。」

令謝琳記憶較深的是,初次見面,洪男就當著月月的面,親口承認,自己的確在「保密單位上班,有不錯的家庭背景,是個官二代」。不過,對於這樣的自我介紹,謝琳認為怪怪的,她提醒月月,「要注意。」

此後1年多的時間中,謝琳見到洪男的次數不多。不過,在這僅有的幾次見面中,洪男的外表和言行舉止,給謝琳留下的印象是「一般」,「有時候穿西服,有時候穿T恤,都是普通穿著,來接月月也都基本坐捷運,言行舉止,看不出有多少過人之處。」

而在此前1天,月月父親也在記者採訪時談到洪男,「月月失蹤後,洪男也很著急,一直在尋找。」至於洪男的職業,他不太確定地說,「在一個什麼貿易公司工作。」

因為「身分特殊」,在謝琳的印象中,洪男不讓月月暴露他,所以在月月的朋友圈中,這個談了1年多的男朋友,幾乎沒有留下痕跡。在她社交帳號,也未發現有關洪男的PO文。更多的時候,這個女生只是發佈一些自拍照,並配上一段積極樂觀的文字,照片中,她陽光開朗,笑容燦爛。

在月月的社交帳號上,唯一能看到一張疑似洪男的照片,是她5月22日吃飯時發佈的一張照片,身著黑色衣服,左邊坐著一位年輕男士。但是男方身體、頭部、臉部均被遮擋完,只露出了額頭以上部分。這張照片中,她配上了文字「分享喜歡」。

▲▼正妹女大生被男友殺害。(圖/翻攝自封面新聞)

▲警方通報。(圖/翻攝自封面新聞)

也正是因為洪男不讓暴露身分的要求,謝琳覺得,洪男「有點不可靠」,她反復提醒月月要小心謹慎,特別是某一次月月和洪男吵架後。她回憶,那次月月受了些委屈,跑來找她訴苦,當時洪男也在,「在正常人印象中,女朋友生了氣,當著親人朋友的面,男朋友好歹也要勸慰一下,但是洪男沒有,他說話很偏激。」

因為時間過去久遠,洪男當時究竟說了什麼偏激的話,謝琳無法記起,也不願過多敘述當時的場景,她只是覺得,「(洪男)讓人不自覺地害怕。」那次事件過後,謝琳對洪男的評價越來越低,月月邀請她一起吃飯,她都拒絕了。

「他們倆交往1年多,我們沒有一起吃過一次飯。」謝琳說,「不想去。」後來,月月告訴她,要帶洪男與父母見面,她當即勸阻,「應該再多瞭解一下。」但月月還是將洪男帶回了家,「她太喜歡他了。」

謝琳說,見過家長之後,月月的媽媽還專門向她打聽過洪男的身分,「最後發現,月月媽媽和自己得到的資訊都一樣,除了洪男自稱在保密單位上班,是個官二代外,其他一無所知。」

謝琳隨後提供了洪男的朋友圈截圖,截圖顯示,月月遇害後,他的朋友圈幾乎每天都在更新。其中一則是,洪男與一位手持武器的外國人合影,自己則頭戴黑色帽子和黑色口罩,胸前掛著一個黑包。

今年夏天,月月從學校畢業。謝琳稱,因為面臨找工作,大約在六月之前,月月從學校搬出來,住到了洪男的家中。此後,她和謝琳見面次數少了一些。

謝琳記得,在月月搬過去之前,她還多次勸她,暫時不要同居,「我說你們現在要是住到一起了,萬一吵架什麼的,以後不好解決。」謝琳見過洪男極端的樣子,為月月擔心,「但是不知怎麼的,她就搬過去了。」

7月中旬,謝琳突然接到月月母親電話,問是否知道月月行蹤。過了2天,她又打電話來詢問。直到第四次接到月月母親電話時,謝琳問,「究竟出了什麼事。」這時,月月母親才說,孩子失蹤了,攝影機畫面顯示,去了西雙版納勐海縣。

「我當時就很緊張,問她媽媽,到底是她一個人去的,還是她男朋友跟她一起去的,還是她男朋友跟在後面去的?她媽媽說,警方調查,是她一個人去的,我就很疑惑,她一個人去為什麼?」謝琳說,此後,月月失蹤的事就傳開了。

之後,她從月月同學口中得知,洪男也在尋找月月,並且聲稱「女友拿了他幾萬元跑了」。但謝琳認為,「我聽到這種說法之後,認為這種可能性不大,首先,月月的人品沒得說,她不可能偷錢;其次,月月家庭條件也還可以,不差那幾萬塊。」

之後,為了尋找月月、配合警方調查,謝琳和月月親人都在四處奔忙,直到看到警方通報。那麼,洪男等人的殺人動機是什麼?洪男與月月之間發生了什麼?洪男究竟在哪裡工作、家庭背景等一系列問題,還有待警方做進一步官方通報。

動動手指頭!過期票券立刻爽換1.5倍東森幣

►戴口罩也要記得保養

楊丞琳「限動一直PO小鬼」哭道歉 挖21年前合照心碎 下載APP看更多

推薦閱讀

熱門影音更多>>

曾說好要當黃鴻升婚禮主持人.. 海裕芬:心痛到都要炸開了

曾說好要當黃鴻升婚禮主持人.. 海裕芬:心痛到都要炸開了

陳漢典泛淚憶小鬼「真的很想他」 兩個禮拜前一起工作..怎麼就不見了

陳漢典泛淚憶小鬼「真的很想他」 兩個禮拜前一起工作..怎麼就不見了

經紀人曝小鬼死因「主動脈剝離血管阻塞」 安排「粉絲追思區」開放3天淚送最後一程..

經紀人曝小鬼死因「主動脈剝離血管阻塞」 安排「粉絲追思區」開放3天淚送最後一程..

小鬼黃鴻升靈堂全純潔白色…遺照依舊帥氣 妹妹緊拉爸爸憔悴抵達板殯

小鬼黃鴻升靈堂全純潔白色…遺照依舊帥氣 妹妹緊拉爸爸憔悴抵達板殯

邊跑邊回頭看!鬼門關「逃難式狂奔」 高雄男失蹤2天最後身影...巧合毛炸

邊跑邊回頭看!鬼門關「逃難式狂奔」 高雄男失蹤2天最後身影...巧合毛炸

大陸 熱門新聞

關鍵字

讀者迴響

回到最上面